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现代撒拉尔语人称代词的格

                                                                                                                                     
   单数  复数 单数  复数  单数  复数
 主   格  men  piser  sen  seler  u  ular
 领   格  miniği  piserniği  siniği  selerniği  aniği  ularniği
 与   格  maña  pisere  saña  selere  aña  ulara
 宾   格  mini  piserni  sini  selarni  ani  alarni
 位   格  mende  piserde  sende  selerde  anda  ularda
 从   格  menden  piserden  senden  selerden  andan  ulardan
 造连格  mila  piserla  sila  selerla  ala  ularla
 形似格  mika  piserka  sika  selerka  aka

 ularka

 

 

以上选自韩建业老师的《撒拉族语言文化论》一书,真正的撒拉尔语法和其他突厥语语法有什么不同,请大家作仔细的对比。也请各位会讲母语的撒拉尔同胞验证正确性。
撒拉尔语的语法不用我们重写,因为韩建业教授已经为此花了30年时间。我们不能迷信任何人,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前人的成果,撒拉尔语法已经有了,我们需要的只是对有些确实需要修改和补充的东西进行完善。
希望有这本书的兄弟把书本暂时奉献出来,在各位正在学习撒拉尔文字的兄弟中传阅。我这里有一本,我想先寄到西宁,先在西宁的各位撒拉尔文献大户中传阅!
Ulubeg说的对,每个语言都有自己的特色,每种语言没有优劣之分,没有必要刻意的去模仿其他语言,比如有些朋友把miniği写成土耳其式的menim,或者维吾尔式的meniñ,都值得思考,因为目前撒拉尔文字尚在最初阶段,要是写成这样,大多数人并读不懂。
突厥语言是 黏着语。要避免因为接触 汉藏语 产生的 类似 孤立语 性质的,非突厥来源的词素,要恢复最保守,最有突厥特性的语法。

文化语中,因为古典文化语 奥斯曼语和察合台语 都学了大量的 波斯和阿拉伯 表达方式 (语言学上叫 “换码”,就是说 在突厥语的黏着章句里,插入 印欧语 和 闪语 不变的表达方式),我觉得要对这种古典文化语的 换码 规律有一定的熟悉,必要时借入撒拉尔文化语中,以丰富其表达能力。 但是,要适度。 像土耳其国的人,虽然文化界用了奥斯曼语达几个世纪,却没有动摇 土耳其口语 作为突厥语言的 保守性。如果这种保守性被 奥斯曼语动摇了,那会是很可惜的事。
在没有精通突厥各民族语言和古代突厥语之前,盲目土耳其化行不通,这不利于撒拉族语言文化的保存和发展。正如有些网友所说的那样,撒拉族的语言有些变质,词汇方面,我们没有的词汇要大力引进,在语法上存在明显不足的地方,在以后的实践中以科学的态度进行修正。不能盲目地让撒拉语改头换面,撒拉语总体上是语法上比较完全的突厥语言。个人认为撒拉语是发音最全、最优美的突厥语。
每一种语言都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就算是同一种语系里的兄第语言也是如此。我们在接受和收入其他兄弟词汇和语法构造时一定不能丢了自己本有的东西。没有必要一再地去模仿甚至是被同化于其他的言语,那样的话我们本有的和特有的不再拥有,结果与现实的使用于民间的语言相差较大,无法与平民百姓沟通,到那时可能会成为另一种语言。相信其他的语言在被丰富和改革时,会保留自己独有的,也会为此而骄傲。撒拉语不能被某些所谓的“学者”和“知识分子”所改头换面。一种好的语言丰富应当会符合实际,能被普通百姓所认可和接受。值得深思!

在线会员 - 33 人在线 - 2 会员(0 隐身), 31 位游客 - 最高记录是 707 于 2007-10-5.

联盟盟长 BAŞKAN       联盟常委 DAİMİ Ü       中央委员 ORTA ÜYE       普通会员 SIRADAN ÜYE      
bu adlar fuñur vara!
bu adlar fünör vara dexüsi a! haha,esor fünör yoxmasa niçix oğuş çıxır gelğüri?

men vaxsa Salarça işinde mayzux volğan sözlerni qaldarduğu,yoxmağan sözlerni Türkçeden(Turkey) aldiğica volğa.
依我之见,我们已有的词汇要完整保留,没有的词汇在土耳其语单词中拿来。但是不能没有根据地完全照搬,与其那样,不如我们的书面语干脆用土耳其文、或者土库曼文!

撒拉语不能被某些所谓的“学者”和“知识分子”所改头换面。 ... Yarux 发表于 2009-6-4 15:52

 

本来我不想做评论,但还是忍不住说一句。

 

在自己还没有能力写撒拉尔语东西的情况下,屁话少说,多多支持,这些既是是所谓“学者”的人,比那些真学者不知要强出多少倍,就像西安的学生一样,比貌似学者专家的人强多了。

 

我的原则是少空话、少评论、多产出撒拉尔语作品,怎么写都可以。

我想,两方都有道理。
确实,书面撒拉尔语不能在变成面目全非的情况下,与口语完全没有对话能力的情况下,还自欺欺人地说自己就是“撒拉尔口语的书面版本”。 我们已经见过二十世纪新文化运动之后被西化得面目全非的不少“现代”版本的汉语书面语。只适合现代诗的“现代汉语”。 换上撒拉尔语,这种盲目书面化,是有可能发生的。

但是,换一个角度来说,现在还没有“撒拉尔书面语”。但是将来有了“撒拉尔书面语”以后,我想,该语一定和现在的撒拉尔口语有几处不同。 首先:语音上,现在的“撒拉尔口语”是几个地区的方言片的总和,词汇语音等不统一。 将来“撒拉尔口语”必然合理地把最保守,形体上最符合乌古思大家庭词汇语音共同性的某地方方言的形式,奉为民族标准形式,消灭拼写上的分歧。 第二:词汇上,现在口语大量被汉,藏影响,将来其实必须合理地 向 乌古思大家庭中的突厥,波斯,阿拉伯词源的词汇靠拢。不能说 用了 波斯阿拉伯的词汇 就是“脱离群众”,坚持现在汉语藏语借词就是“接近群众”。

民族语规范化后,“民族规范语”或“民族书面共同语” 必然和 各地方言口语 有 或多或少的 差别。 但是差别有程度问题。 有的差别大得毫无必要。 有的差别虽大,但是可以看作是 文化人书面需要 而有所保留。 有的 差别不大,完全和 口语之间 互换自如。  

现在的汉语普通话,词汇,语音上,已不觉得是一种“人工语言”了。因为它经过了几十年作为“民族规范语”来推广,而且有“北京-东北方言”这个口语基础。  但是在二十世纪中期,我们的“普通话”在全国绝大多数人耳里听起来,无论口音,词汇,都象是一个 造作的 人工语言。


虽然“人工性”在所有语言规范化过程中不可避免,但是 让 “撒拉尔民族共同规范语” 作为“人工语言”的 时间,越短越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