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虚拟语法

虚拟语法

 

近期观察和分析,虚拟语式比其他语法语态的构成方式都简单。它没有很多繁复的变位,只需要在各种动词的时态词尾后,以辅音结尾的直接加+oñ,词尾为元音的则去元音加+oñ即可。

 

希望藉此进一步加强各位同胞写作时的语气表达法。

 

 

例词 et 

过去时虚拟式   nañ etdoñ!        不知做了什么

过去时虚拟式   anı etmişoñ!       猜测做了那个

现在时虚拟式   nañ etburoñ!      不知在干什么

将来时虚拟式   nañ etguroñ!      不知要干什么

 

 

例词 gez

过去时虚拟式   qalı gezdoñ !     不知逛去了哪里

过去时虚拟式   aña gezmişoñ!    猜测逛去了那里

现在时虚拟式   qalı gezburoñ!    不知在哪里逛

将来时虚拟式   qalı gezguroñ!    不知要逛去了哪里

 

 

 

有发现其它时态中也适用的,请发上来。teşekkür

 

 

 




 

同样,在该语态中的过去时动词词尾可以明显发现,动词的过去时词尾,正常的未变音情况应为di,dı, 而非ci, cı。在QQ群中也反复讲解过,过去时词尾即使出现在动词在句中的情况,也是念di,dı的,只有在句尾的时候,因为汉语大量开音节方向的逆向音变才念成ci, cı。

所以希望大家知道了,了解了就不要一再执迷不悟,硬要执着于按照老百姓的理解水平来书写。希望青联各位带路的负责任。YAZI DİL的重要性不同于口语,不要把书面语下降到到汉语方言的程度一样造成像闽南语等无法拼写的局面。希望各位有远见,不要执迷于私念。

 

 




 

 

我想再从语音-词汇-语法学的角度,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这么强烈主张语音的复古化和词汇的正词规则,以及尽量按照古代的语法来复原撒拉尔突厥语的面貌。也许讲一件事情,普通民众也能理解:

 

《古兰经》的诵法规则也就是TECVİD,是到了《古兰经》有了定本以后很久以后,由于中东阿拉伯地区,中亚突厥地区,波斯伊朗等各个地区出现了不同的诵读法。而哈里发时代的决策者为了保持阿拉伯语言的正统性,特意确定了以一些中心方言地区的诵经规则。大家系统学习过古兰经颂法的人必然知道这门学问,它是和逻辑学,修辞学一样被高度重视的。

 

这是为了确保不要因为从语音-写法-变体,这样的语音-词汇-语法学嬗变角度来侵蚀语言的统一性和正统性。 书面文字方面,最伟大的举动就是统一了“乌勒玛伊”们口头传承的古兰而撰写了统一奥斯曼定本。以此奠定了古兰经的永世统一性,无二性。让伊斯兰教避免了像基督教一样各“传教士”不同版本的窘迫历史境遇,也因此确保了这么多信众民族中的威望。

 

而从口音/语音学角度方面,最伟大的举动莫过于古兰经诵读学的确立,原本根本没有开口、启齿、合口、叠音的古阿拉伯语文字(我们日常看到的阿拉伯文不会有注音标,以及穆圣世代之前的古阿拉伯文都不是目前的书写法)被人为被宗教学家们注以最完整的注音符号,从而确立了古兰经的永世传承而不受不同地区区域、民族和口音影响而歪读误解的情况。

 

我想了解中国汉文字语言改革史的同胞不会不了解:北方方言读音——标准普通话的确立这一语音过程,以及繁体字——简体字改革推行的文字进程,这双管齐下的惊世举措。他的历史伟大性不亚于秦皇和书同文战略。

 

因此,请大家理解语音学-词汇学-语法学,这一最薄弱变--到坚固稳定这么一个语言学过程,如果放到数百上千年的历史长河,就会发生神奇的反应。我再次警鉴大家以历史和未来的高度关注这一问题。 这个问题的观点上我不会改变立场,如同TB34 - TB31演进时我的诸多主张一样。一定要有历史和未来的战略眼光,不要着眼于目前的需要和这么沧海一瞬,要坚信民众是可以被知识引导的。

 

 

 




现在的撒拉人有说di/dı的例子吗?书写上用口语存在的较古的形式自然很好,但是如果一个形式口语不存在,也不应该硬安上去。土耳其、阿塞拜疆等等各国,正其国语的时候,并没有听说语法上从古书/比较语言学里拣形式来使用的做法。

当然讨论宗教或者其他高端的话题的时候,可以试着放一些较古的形式,以表明庄重。天长日久,这些较古的形式会进入口语,作为一种带高端味儿的形式,仅此足矣。
过来凑热闹的汉族粉丝
“朋友啊,你难道不哭吗,为了新的早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