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先祖科尔库特(阿地力-居玛吐尔,柯尔克孜族)

 

 

先祖阔尔库特书

 

阿地力-居玛吐尔(柯尔克孜族)

 

    《先祖阔尔库特书》是中亚地区广为流传的,由古代乌古斯人创作的一部史诗性口头文学作品。它是一部反映古代突厥语各民族历史、生活、生产、习俗、信仰以及诗歌演唱艺术的艺术价值很高的史诗和历史遗产。与《乌古斯汗传》一样,这部作品所描述的也是乌古斯人早期的历史,《乌古斯汗传)是一种具有韵文体韵格律的散文体,但《先祖阔尔库特书的故事集群则是采用韵散结合的形式。而这种韵散结合的形式则是很多中亚突厥语民族口头史诗的共同特点。《先祖阔尔库特书的文本在16 世纪才被发现,但是,很明显,这部史诗故事内容可以追溯到乌古斯人还生活在锡尔河下游地区的时期,即9-11世纪之间。“10世纪时阿拉伯旅行家伊斯合力在伊型、锡尔河流域各地旅行,在当地乌古斯、奇普恰克等突厥部落那里了解到阔尔库特的事迹和传说。阔尔库特的传说首次为外界知晓,并且被笔录成文字。12世纪时,开始出现了《先祖阔尔库特书》雏形。此后,不断有人辗转传抄,经过多人的增删补益,以致附会篡改,大约在141世纪时以见诸于乌古斯诸部伟大语言的先祖阔尔库特(书)之名成书。

 

    此书最早发现的记录本有德累斯顿本和梵蒂冈本两种一个文本总12个史诗篇章和1引子组成,一个文本仅包括6个篇章,体与但后一个文本与前一个文本的相应篇章在内容上基本相同。引子中主要介绍了先哲阔尔库一人物。相传,他是生活在中亚和小亚西亚一带的一位民间圣哲、音乐的鼻祖,甚至被称为是预言家、萨满和民间歌手的保护者,是一个充满神奇色彩的物。根据某些历史传说,他是8世纪生活在锡尔河边的历史人物,他的陵墓一直到1920年还存在。当地人认是伊斯兰教的圣人和神医,从而使这个陵墓成为当地颇具规模的朝拜祭祀中。他的母亲是奇普恰克族,他的父亲是乌古斯人。因此,他被这两个民族的人们普遍敬仰和崇拜。他足智多谋、满腹珠玑,是智慧化身。在哈萨克、阿塞拜疆、土库曼等民族中,有关他的很多神奇的传说至今在民间流传。在哈萨克人中间流传着有关阔尔库特同死神抗争的神话传说:为了寻找长生不死的方法,阔尔库特骑着自己亲手训练和喂养的,连飞鸟都无法追赶的神奇骆驼“节勒玛仰”周游世界,但是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无法摆脱死神的纠缠。无论走到哪里他总是梦到有人为自己挖掘坟墓。这使他无法安心。他最终到故乡,将自己神奇的地毯铺在锡尔河面上坐在上面连续不断地日夜用火姆兹琴拉出心中的旋律,以此驱走死神。但他最终疲惫至极,终于支持不住进入梦乡,死神便幻化成毒蛇游到河心将他咬死。在哈萨克人中间,这一传说还有很多不同的变体。阔尔库特的长寿和始祖身份、他睿智的预言家的本领、神奇歌手的萨满特征等都反映出古老诗歌演唱者的综合特征,并与芬兰史诗《卡勒瓦拉》中的主要人物之一,麦子的第一位播种者、原始歌手、预言家和巫师万奈莫宁的形象极为相似。

 

    《先祖阔尔库特书)被认为是突厥民族共同的文化遗产,是乌古斯和奇普恰克等古突厥部落在前伊斯兰文化时代创造的口头文化遗产。苏联学者巴托尔德认为:乌古斯把有关族长、民间歌手阔尔库特的传说从锡尔河两岸带到西方去。人们至今还能够指出锡尔河岸边的阔尔库特的墓地。同时有关阔尔库特的说的文学杰作,直到现在仍保存在土库曼人中间。到中世纪,在安纳托利亚地方也知道有这一传说,它甚至还流传于奥斯曼时代,直到17世纪,同样也存在于阿塞拜疆的突厥人中。10世纪在佩切涅克人中也发现有阔尔库特的名称。这一切使人认为有关阔尔库特的传说是乌古斯信奉伊斯兰教以前时代的遗产,这一遗产由他们带到西方去。

 

    书中的12个故事反映了乌古斯24个部落之间和他们同异之间的战争以及可汗们的狩猎、宴客、婚姻等生活,展示了金戈铁马、号角长鸣、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以及中亚草原景色介绍了乌古斯人的传统习俗和社会风貌。这12个故事的篇名按先后顺序分别是:

 

1.德尔谢汗之子布哈其汗;

2.撒拉尔卡赞汗的故乡遭劫

3.巴依波热之子巴木斯-巴格热克

4.撒拉尔卡赞别克之子奥拉孜身陷囹圄;

5.关于乌古斯多哈之子帖勒-托木热勒

6.乌古斯康里之子康土尔-艾里;

7.哈孜勒克之子叶格乃克

8.巴撒特斩除独巨人;

9.别格勒之子艾木然

10.乌孙之子谢克来克的故事;

11.撒拉尔卡赞汗之子营救父王

12.外乌古斯背离内乌古斯并暗害巴依波热等。

 

    12个故事每一个都有各自独立的情节,但却有一些人物相对固定贯穿始终。他们主要是乌古斯部落的汗王巴彦德尔,其女婿撒拉尔卡赞汗(或卡赞别克汗)以及胡须雪白、德高望重、睿智超凡、以汗王和别克们的导师、全部族长老、同时又是这部古老史诗的创作演唱者和保存者的身份出现的阔尔库特。阔尔库特虽然不是这部史诗故事的主角,但作品中的十二个故事由他穿针引线,每篇故事的结尾都由他出场解释疑窦,发表哲理性总结是这个故事系列的一种程式化表述方式。他参与史诗的故事情节,但同时又是作品的讲述者,用歌声赞颂汗王和同伴们的辉煌业绩。从这些篇章的内容、结构以及形式上我们可以看出它们都是源于口头传统,书中的韵文体段落无论在诗行用语方面还是在结构方面都是高度程式化的,是由民间艺人以口头形式创作的

 

    12个故事中有很多十分古老的母题,而且很多故事的叙事模式与中亚各民族的其他史诗极为相同。比如年老无子的汗王向苍天祈子的母题、英雄特异诞生的母题、成人考验的母题、英雄诞生后由圣人起名的母题、英雄遇难后由坐骑守护的母题、英雄死而复生的母题、英雄贪睡的母题等等在其他很多中亚史诗都普遍存在。有些故事的叙事模式也运用传统的故事范性。比如第一个故事(德尔谢汗之子布哈其汗)就以一对无子的老人向天祈子,老妇人神奇怀孕,英雄特异诞生开篇。然后叙述英雄少年主人公的第一次英雄行为和命名仪式。这种由圣人为英雄主人公起名的仪式在中亚突厥语民族的史诗中普遍存在。《先祖阔尔库特书中的第三个故事(巴依波热之子巴木斯·巴格热克)中就有同样的情节。为英雄起名者往往是一位白胡子老人,这一人物不仅是神圣仪式的主持者而且是很多超自然现象的启示者,是一种前伊斯兰文化的遗。同样在第三个故事中英雄恰巧在妻子被迫与人侵者举办婚礼的时候回到故乡等都是突厥语各民族史诗中经常出现的母题。《先祖阔尔库特书中第八个故事“巴撒特斩除独巨人”是这些系列故事中很重要的一个。这两个母题由于不仅广泛流传于哈萨克、吉尔吉斯、土库曼以及阿尔泰等突厥语民族的民间史诗当中,而且在荷马史诗中也能见到。东方学家H.F.迪孜(H.F.Diez)W,格热木(Wilhelm Grimm) 都曾将独巨人故事与荷马史诗中的有巨人的情节进行比较研究。

 

 

第一个故事(德尔谢汗之子布哈其汗》的故事梗概:

 

一天,卡曼-巴彦德尔可邀请四面八方的尊贵客人在草原上举办大型庆典。宰杀了无数牝马和骆驼,支起了红白黑三种颜色的毡房来招待客人,并把有男孩的客人领到白色毡房招待,把有女儿的客人到红色毡房,而把无儿无女的客人安排在黑色毡房内。他说:“因为真主都对无子女者毫无施舍,我又能怎么样呢?”乌古斯的宫员们按照可汗的吩咐开始安排所有接待事宜

 

德尔谢汗带领四十名随从前来参加庆典,并准备与巴彦德尔汗促膝相谈。他被巴彦德尔汁的手下领进铺着黑色毡子的黑色毡房内,宰杀黑羊进行招待。德尔谢汗感到莫的耻辱,他认为巴彦德尔汗似乎对自己非常嫉恨。忍无可忍的德尔谢汗憤然离开了庆典

 

德尔谢汗回到家中向王后诉说了自已受到侮辱的情景。王后悉安慰他,并提议举办一个庆典给穷人们进行施舍,以求得人们的祝福。只有这样才能通过众人的祈祷,感动上苍,给自己赐予后代。他们宰杀无数牲畜,用丰盛的食物招待,人们向真主祈祷,为汗王求子。过了不久,王后果然有孕在身,生下了一个男孩。

孩子长到十五岁时,有一天他正和同伴们进行打羊髀石比赛汗王的一头公牛挣脱锁链,径直向孩子们冲来。其他孩子都纷纷逃离,唯有德尔谢的儿子毫不畏惧地站在原地看着冲来的公牛,并抓住公牛的双角把它拖到场外,拔出刀子杀死了公牛。从此以后,孩子由阔尔库特名叫“布哈其”,汗王也在人们的劝说下把王位让给了自己的儿子。

 

心怀叵测的丞相们畏惧和嫉妒孩子的能力,挑拨离间,使父亲对自己的孩子产生了严重误解。在身边小人的一再挑拨下,德尔谢汗居然相信了他们的鬼话,对自已的孩子之入骨。于是,在一次狩猎途中,汗王身边的小人说布哈其一心想把汗王除掉。于是,汗王亲手射杀了自己的儿子。王后感觉到不妙,率领四十个侍从找到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儿子,用自己的乳汁伴上山中的野花救活了孩子。而这时候,狠心的丞相们已经得知孩子已经救活的消息,担心阴谋败露,于是密谋准备暗害德尔谢汁,篡夺王位。布哈其赶来,勇敢地铲除了内奸,营救了危难中的父亲。阔尔库为这个折的故事专门编了一首歌进行传唱。

 

第五个故事《关于乌古斯多哈之子帖勒-托木热勒》的梗概:

 

古斯部落多哈之子帖勒-托木热勒在一条干河上架起了一座桥,声言从桥上走过的人得给他三十三个金币不从桥上走的人则付给他四十个金币。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要寻找比他武艺更强的人进行比武,以此扬名天下一天,他遇到一些人给一个年轻人送葬。他问是谁夺取了那个年轻人的生命,人们说是艾兹列依勒死神勾走了那年轻人的灵魂。帖勒-托木热勒听到这话大发雷霆,说要与艾兹列依勒一决高下,并说了很多对真主敬的言辞。真主知道情况之后非常快,命令艾兹列依勒死神一要取走帖勒-托木热灵魂。艾兹列依勒长白色翅膀,来无影去无踪,人们根无法看到他的身影。

 

有一天,当帖勒-托木热勒与一群年轻人吃饭的时候,死神艾兹列依勒来到他面前。帖勒-托木热勒立刻觉得头昏眼花,眼前一片黑暗,接手脚也僵直不动了。他询问艾兹列依勒其目光为何如此恐怖,面貌为如此冷酷无情,胡子为何如此惨。死神艾兹列依勒回答说,因为他取走了无数年轻女子的灵魂,所以他的眼睛变得如此恐怖;因为他取走了无数青少年的灵魂,所以他的面孔才变得如此冷酷;因为他取走了无数老年人的灵魂,所以他的胡子才变得那样惨白。帖勒·托木热勒抽出宝剑向艾兹列依勒砍去。艾兹列依勒立刻化作一只鸽子飞上天去。帖勒-托木热勒骑上骏马,架起猎鹰随后追去。沿途捕捉了几只鸽便返了回来。路上,艾兹列依勒惊了帖勒-托木热勒的坐骑。他从马背上跌落到地上,正在他头晕目眩的时候,艾兹列依勒跑过来骑在他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帖勒-托木热勒从昏迷中醒来央求艾兹列依勒不要取走他的灵魂。死神艾兹列依勒让帖勒-托木热勒自己去请求真主的饶恕。

 

帖勒-托木热勒终于明白了真正掌握人类命运的是真主。他向真主表达了自己的悔过之心。真主饶恕了他的过错,但指出必须要有人顶替他才行。他找到自己的父母,希望他们替他交出自己的灵魂。但是,他们谁也不愿意交出灵魂。千是,他找自己的妻子,要求她顶替自己。妻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帖勒-托木热勒却舍不得妻子单独死去。于是就请求真主把他们两人的灵魂都取走。真主为他们的行为和真情所感动,当即命令艾兹列依勒死神取走他父母的灵魂,并赐给帖勒-托木热勒夫妇一百四十年的寿命。

 

第八个故事《巴撒特斩除独眼巨人》的梗概:

 

古斯遭到敌人袭击,在人们惊慌逃离驻地时,阿鲁孜的儿子不幸被丢弃在荒野。当敌部退去,乌古斯部重返故地的时候,那曾经被丢弃的孩子已经由一头母狮抚养大。人们把他找回部落,由阔尔库特为他取名巴撒特。

 

古斯驻地附近有一处“长泉”这里常有仙女出没。一年夏天,人们都已经转移到了夏牧场,阿鲁孜看见有双翼的仙女们从天而降飞落到长泉边。一个牧人乘仙女们不备,扔出毡子罩住了其中的一位仙女。然后,他与仙女相爱成为夫妻。仙女展翅飞到高空对他说:“来年,你会从我这里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你因此会給乌古斯部落带来灾难。”

 

第二年,阿鲁孜又来到长泉边,看到一个圆圆的、闪闪发光的肉球。这时,仙女飞来说这就是送给他的礼物,又提醒牧人说他已经乌古斯人惹下了大祸。

一天,人们外出游猎,路过长泉,见到了那个肉。一位年轻人走过来踢了那肉球一脚,它突然变大了。接着,又有一些人过来踢那肉球,越踢肉球变得越大。阿鲁孜也上去踢了一脚,那肉球竟裂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前额正中有只独眼的孩子。于是,阿鲁孜收他为子并把他带回家。奶娘给他喂奶时,他第一口,将那女人的奶水吸干;第二口,就把那女人体内的血液吸;到第三口时,那女人的灵魂就被吸出了窍。阿鲁孜又先后找来的几个女人也都如此这般地被他弄死了。这个独眼逐渐长大起来。他跟别的孩子们玩耍时,不是将人家的耳朵咬掉就是将人家的鼻子吃掉。人们愤愤不平,一齐来向阿鲁孜告状。阿鲁孜多次劝阻,但独眼根本不听阿鲁孜的话。在无奈之下,阿鲁孜只好把他赶走。独眼离开后,他的仙女母亲飞到他身边将一枚戒指戴到他手上,念了咒语并告诉他从此以后,除了他的独眼,他身体的其他部位将刀枪不入,烈火也不能将他烧死。

 

独眼巨人远离人群,独进入山中住在一个山洞里。他见什么吃什么,周围牧人们的畜群几乎都被他吞噬光了。乌古斯部落几次集合人马去围剿独眼巨人,但都被他打败。于是,乌古斯人只好请阔尔库特出面与独眼巨人谈判。经过协商,乌古斯人必须每天给他送两个活人和五百只羊供他食用并派人去给独眼巨人做饭。于是,乌古斯部落各家轮流献出一个孩子充当独眼巨人的食物。部落中有一个名叫卡帕克的人。他有两个子,已经交出了一个,现在又轮到交出第二个孩子。他的妻子伤心绝望哭得死去活来。这时英雄巴撒特正好远征归来。他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愤怒之极,不顾劝阻,带着战刀、弓箭前去征讨独眼巨人。他来到独眼巨人居住的山洞,看到独眼巨人正在洞外晒太阳,便连连向他射箭。箭矢射到独眼巨人身上都断成两截。独眼巨人还哈哈大笑着伸手就把巴撒特抓住,将他从脖子上提着带入洞里。巨人把巴撒特塞进破靴筒里又呼呼大睡起来。巴撒特悄悄地用匕首把靴筒割开,走出来,然后将一根铁条放进火里,等铁条烧得通红时,将铁条对准独眼巨人的眼睛狠狠地戳了进去,独眼巨人疼得狂吼乱叫,震得地动山摇。为了抓住巴撒特,独眼巨人用身子堵住洞口,用手摸着羊背让羊一个一个地从自己的胯下通过。巴撒特顺手杀掉一只大公羊,将剥下的羊皮披到身上想与其他羊群混出山洞。但是,他被独眼巨人察觉。独眼巨人抓住他就准备往嘴里塞。巴撒特敏捷地从羊皮里面溜了出来。独眼巨人为了杀死巴撒特,让巴撒特戴上他的那枚戒指,说这样巴撒特也能刀枪不入,火烧不着了。巴撒特戴上那枚戒指,独眼巨人使用长刀劈来,他闪身躲开。但是那戒指却马上回到了独巨人手上。独眼巨人又说附近一个坟墓里有他的金银财宝,让巴撒特进去并把坟墓入口锁牢。巴撒特进坟墓以后他想毁掉坟墓让巴撒特连同坟墓一起消失。但是,巴撒特进入坟墓之后,因神力而使坟墓裂开了七个出口,巴撒特又一次脱身。独眼巨人又让巴撒特进洞,说墙壁上挂有两把利剑并说只有那只没有鞘的剑才能把他杀死。巴撒特又一次进入洞中,只见那只没鞘的剑在那里摆动。巴撒特用自己的剑去挑它,可自己的剑立刻断成两截。他又用一根树干去挑,树干也立刻断成两截。最后,他只好用箭将那只剑射下来并把它拿在了手上。撒特数次逃脱暗算,独眼巨人没了招数,只好与巴撒特认亲戚,求撒特放过他。巴特为了给众人报仇除害,举剑将独眼巨人劈成了两半。

 

从以上几个故事中不难看出,《先祖阔尔库特书所蕴涵的内容十分古老,其中的很多古老习俗,虽然提到了诸如真主的恩赐和伟大等伊斯兰教文化因素,但是其包含的诸多古代萨满文化因子却清晰可见,众多的古老传统母题更是成为其后很多突厥语民族叙事传统的重要内容。比如求子母题、神奇诞生的母题、独巨人母题、英雄少年立功母题、父子亲仇母题、家乡遭劫母题等等在《玛纳斯》《阿勒帕米斯》《艾尔托什图克》等史诗中都能够见到。其叙事方法也为后来很多突厥语民族口头史诗传统所借鉴和运用。足见这部史诗在研究中亚突厥语民族口头史诗传统中的地位。《先祖阔尔库特书》最初因德累斯顿本而引起学术界的注意。从1910首次用土耳其文刊布前五个篇章的内容以来,它不断地被翻译成各国文字,并得到广泛的流传和研究,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了英文、俄罗斯文、阿塞拜疆文、土库曼文等文本。1988年和2001 年,我国也分别用哈萨克文和维吾尔文出版了全本。这两个文本分别译自1981年和1976年土耳其出版的两个不同版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