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撒拉尔语中的几种动词时态

撒拉尔语中的几种单词时态


       由于发音部位的不同,撒拉尔语中的元音分为前元音(e,i,ö,ü)和后元音(a,ı,o,u)(俗称小元音和大元音)。在很多情况下,时态和元音和谐围绕着这个中心转。


1.动词的过去式:

 

动词的过去式表示在过去某一时间内发生的动作或状态。


在撒拉尔语中,动词的过去式一般由 V.(动词)+ci/cı 表示,在前元音后跟ci, 在后元音后跟cı, 但在其他同族语中几乎都用 V.(动词)+di/dı 来表示。

eg: 


var(去)—varcı(去了)  


et(做)—etci(做了)


Puldur men Amerikağa varcı. 去年我去了美国。(肯定式)


Puldur sen Amerikağa varcı mı/mu? 去年你去美国了吗?(疑问式)


Puldur men Amerikağa varmacı. 我去年没去美国。(否定式)


Kim bunu etci? 这是谁干的?


Sen öyçi alcı mu? 你成家了吗?

 

 

2. 动词的进行式

 
A.  现在进行式

 

动词现在进行式表示现在正在发生的动作(说话时发生的动作)或状态, 一般由V.(动词)+bür/ bur构成, 在前元音够跟bür,在后元音后跟 bur.
eg: 

Yarım, nañ etbür sen?  
朋友,你现在在干什么?


Men çoxur Slyaña varbar. Sen?
我正在去西宁。你呢?


 Men dal kisbür. Yaddı valandırbur!
我正在砍树。特别累!

 ps: 以上句子为两人打电话时的谈话。


B.  过去进行式

 

动词的过去进行式表示在过去某个时间短内持续发生的动作或状态,一般由V.(动词)+be /ba构成,在前元音够跟be,在后元音后跟 ba.
eg: 

Bosura men mişte varğanda, u yol qırğında yağlıba. 

前几天我去清真寺的时候,她正在路边哭着。


Men gir gelğinde, nemi işbe sen. 

当我进门的时候,你正在吃饭。

        注:值得注意的是,第一人称的过去进行式和现在进行式一样一般仍然由V.+bür/bur构成,到底是哪种时态,这得根据上下文推理。


eg: 

Geci sen maña telfen varğında, men oğlımnı oxlarbur.
昨天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 我正在哄我儿子睡觉。

 
Puldur yer terenginde, men iş etbür.
去年在地震的时候,我正在干活。

1.   3. 动词的将来式

动词的将来式表示在将来某一时间将要发生的动作或状态。

A.  第一人称的将来式一般由V.+ ğür/ğurqür/qurgür/gur构成。

eg:  1. Soda sini men vaxma gelğür.  今晚我过来来看你。

      2. Çolama, men oxlağur.  别吵了,我要睡觉。

      3. Ele var, men xosqur.  走开,我要吐了。

      4. Çoxur men açıx ölğe, anı men işgür.

          现在我快饿死了,我要把它吃了。

B.  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的将来式一般由V.+ğe/ğa, qe/qage/ga构成。

eg:     1.Men bilci, u gelğe. 我知道了, 他要来。

          2. İnci u oxlığa. 现在他要睡觉。

          3. Ağızıñe anı qoysa, sen xosqa.

要是把它放入你的嘴中,你将会呕吐。

4.Hakim şu qalğan aşnı işge.

哈克木将会吃那些剩饭。

         5.Qım yime, şu qonı balalar açqa.

         别担心,孩子们会开门的。

l  在表示第一人称主体的心理活动、状态或意识等的估计或推测时,也会以V.+ ğe/ğa, qe/qage/ga出现,但此句型并非为将来式。

eg: Beli ötberse, piser yogo oxlığa.

   要是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全都会睡觉。

   Men vaxsa, anı nene görğe.

   我想又会碰到他的。

   Men xosqa.  我想我会吐的。

l  第二和第三人称的将来式的否定式,在动词词干后加动词的否定式mema,在加上述否定式标志。

   eg: 1. İnci u oxlığa. 现在他要睡觉。(肯定)

             İnci u oxlımağa. 现在他不会睡觉了。(否定)

        2. Ağızıñe anı qoysa, sen xosqa.

            要是把它放入你的嘴中,你将会呕吐。(肯定)

            Ağızıñe anı qoysa, sen xosmaqa.

           要是把它放入你的嘴中,你将不会呕吐。(否定)

        3. Men bilci, u gelğe. 我知道了, 他要来。(肯定)

           Men bilci, u gelmeğe. 我知道了, 不会来。(否定)

 

 

Ø  有时,会以动词词干后加ği/ğı出现,但这并非为将来式,而是表达一种愿望,盼望或祝福的心愿,这种形式基本不分人称。

eg: Beli volsa, men ette gelği(giği).

   要是这样的话,我明天过来。(希望明天过来)

   Tañrı saña selam endirği.

   愿真主赐你平安。

   Alma gelğide sağatını aparğı.

   希望阿丽玛过来取她的工具。

Ø  此类句型有时还借助与bir 来完成,也就是说在动词前加bir,这时更加强调心愿的程度。试比较以下两个句子:

eg:  Alma gelğide sağatını aparğı.

希望阿丽玛过来取她的工具。

Alma gelğide sağatını bir aparğı.

真希望阿丽玛过来取她的工具。

星期六的课程这么快就形成了撒拉尔语法学的最重要组成部分,历史为清水伊玛亥村的阿里记上一功。
以上均为撒拉尔语中的三种动词时态的用法,仔细观察,会发现我们的母语其语法特别具有科学性和严密性。我们平时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要是归纳起来特别具有规律。我们的语言,若加以科学性的引导和发展,就会是很有朝气和力度的语言,她所形成的正规性、科学性、严密性和可发展性是我们暂时所不能想象的。希望有一颗颗突厥撒拉尔心,并爱着本民族和愿意参与复兴撒拉尔语的同胞们积极参与,早日掌握和使用我们暂时还没发觉和熟悉的撒拉尔语言特性。
关于动词的其他时态,请待续。在编辑和整理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出入或是错误,请大家多多包涵,并相互学习。
    

4. 动词的完成时:

   (动词的完成时共有两种,即现在完成时和过去完成时,其用法和阿塞拜疆语种的完成时一样,关于土耳其语和土库曼语还未调查。)

A. 现在完成时:现在完成时表示在过去某一时间段内所发生的动作或状态,其动作或状态有可能已完成或还在继续,主要强调其对现在所造成的影响,其形式V.+miş/mış构成。

eg: 1. AUzkan  varmu? 

         乌孜坎在吗?

          B:  Yoxdur, u daşına varmış. 

不在,他(已经)出去了。

 2. Verğin armutlarnı ular yimiş.

          他们把给的梨全吃了。

 3. Balalar sarayda oxlamış.

           孩子们在上房睡着了。

现在完成时的否定形式由V.+me/ma +miş/mış构成,例句如下:

         eg:  1. Verğin armutlarnı ular yimemiş.

                他们没吃给的梨。

              2. Balalar sarayda oxlımamış.

                 孩子们没在上房睡觉。

     试比较下列两组例句:

        eg: 1. Kelme yanşağın sözler yiriğimize değmiş. (肯定)

              柯丽麦说的话已伤了我们的心。

             Kelem yanşağın sözler yiriğimize değmemiş.(否定)

              柯丽麦说的话还没伤我们的心。  

           2. Ben. Ladınnı tutmış. (肯定)

              .拉登被抓了。

             Ben. Ladınnı tutmamış. (否定)

              .拉登没被抓。

现在完成时的疑问句一般借助于mi,mı,mu等完成,试比较以下例句:

eg: 1. Verğin armutlarnı ular yimiş. (肯定)

          Verğin armutlarnı ular yimemiş. (否定)

          Verğin armutlarnı ular yimiş mi? (肯定式疑问)

          Verğin armutlarnı ular yimemiş mi? (否定式疑问)

 

            2. Ben. Ladınnı tutmış. (肯定)

                Ben. Ladınnı tutmamış. (否定)

                Ben. Ladınnı tutmış mu? (肯定式疑问)

                Ben. Ladınnı tutmamış mı? (否定式疑问)

    

备注:动词的过去式和现在完成时都是在说过去发生的动作或状态,主要区别在于:1. 过去式只是过去某一时间点发生的动作或状态,他是瞬间的动作或状态;而现在完成时是在过去某一时间段内发生的动作或状态,其动作或状态有可能还在继续。2. 过去式只是叙述过去的某一知道或状态,它不强调其对现在所造成的影响;而现在完成时说明过去某一时间段的动作或状态(有可能还在继续),强调对现在所造成的影响。试比较下列例句:

 eg: 1. Balalar sarayda oxlacı. (过去式)

       孩子们(曾经)在上房睡着了。

       Balalar sarayda oxlamış. (现在完成时)

       孩子们已经在上房睡着了。(强调对现在所造成的影响)

2. Hasan Aygulnı alcı. (过去式)

  哈三娶了艾依古丽。

  Hasan Aygulnı almış. (现在完成时)

  哈三已经娶了艾依古丽。(强调对现在所造成的影响)

 

B. 过去完成时:表示在过去某一时间点之前所发生或完成的动作或状态,其动作或状态有可能那时还在进行,他强调对那一时间点所造成的影响,简单地说就是过去的过去,其形式由V.+mişci/mışcı构成。

 

    eg: 1. Men aniği öyüne varsı, u balalarını başlı ata-anasıniği öyüne varmışcı.

当我赶到他家时,他已带着他的孩子们去了他的父母家。

        2. Geci saña men yardam etme gelğinde, seler şu işni itmişci.

                  昨天我来帮你的时候,你们已经把那事做完了。

为ALİ庆喜, 你领悟的步伐和学习的节奏比我们谁都快。

 

这也例证了一点, 真正地懂得越多外语的人,越是比别人快速掌握更多的语言文化知识,而兼容并蓄更多的文化内涵。

 

我记得好像我们的ULUBEG说过,越是精通更多文化,越是通更多外语的人,反而更加懂得自己民族的涵义。




以我之见,撒拉语中没有完成时态.过去式有两种,词干+CI和词干+miş这两种,前一种为直接经验式后一种为间接经验式.这和土耳其语完全一样.只是撒拉语没有对主语人称代词的变化.这在日常口语中也是分得很清楚的.
比如:men handuğı varmiş.这句的意思:我到街上去了(自己已忘却或去时不知情).并不是说我已经上过街了.
另外正在进行式中的词干+bur和词干+ba(r)也是类似问题.
撒拉尔语中对于第一人称men,第二人称sen好像不使用miş/mış,只有ci/cı,而第三人称才使用miş/mış,比如 u gimiş(他来了),mallar su işmiş(牲畜水喝了),第二人称在疑问时使用miş/mış,比如sen yimiş yi?(你吃了吧?)

楼上所说“men handuğı varmiş”在撒拉尔语中如果说的话,会不会让人感到难受。
过去式的这两种用法在撒拉语口语中很清晰明了的,和土耳其语完全一样。我举的例子是在很特定的情况下才会出现,我前面已有说明。再说明一下,词干+mis'这种用法用在主语第一人称上是指该动作是在主体已忘却,不由自主或无意识下发生的。现实中也不少,比如,在公交车上你不由自主地睡着了,小偷偷走了你的钱,你向别人叙述这事时,肯定会用Men öhlamis'.如果你是有意主动睡的那就该是Öhlaci.

    

      在阿塞拜疆语和土耳其语中,动词的过去式分为两种: 确定过去(definite past tense)和不定过去(aorist past tense),若仔细观察和琢磨,会发现我们撒拉尔语中的动词过去式也是一样的。

 

      首先我们来看第一种----确定过去(definite past tense)(有时称为直接过去),确定过去一般由V.(词干)+di/dı构成,但由于这两种语言有动词人称式,所以在词干后的di/dı根据人称主语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如:

geldim — 我来了。

geldin  — 你来了。

geldi    — 他/祂来了。

     而在我们撒拉尔语中,由于几乎失去了动词的人称式,不论主语是第几人称都是由V.(词干)+ci/cı。

如:

men gelci — 我来了。

sen gelci  — 你来了。

u gelci     — 他/她来了。

 

不定过去(aorist past tense),对于这种过去式的称呼较多,像heard past tense 间接过去,story past tense 叙述过去或subjective past tense 主观过去等。这种过去式主要由V.(词干)+miş/mış/müş/muş构成,由于阿塞拜疆语和土耳其语的动词人称式,往往在后面加上相应的变化词尾,

 

       如:

            anlamışım我懂了,

            anlamışin你懂了,

            anlamış 他/她懂了,

            anlamışımız我们懂了。

 

       而在我们本族语中也是一样,但在日常用语中只用V.(词干)+miş/mış, 经常在以下几种情况下使用这种过去:

 

1. 往往在自己不在事发现场,而听别人说的事件:Geci u bankanı çixmiş. 昨天那个银行被打劫了。

2. 讲故事时:Mundan ili bir bosor volmış 此前有一位老人。

3.说话者本身对以发生的事件的理解或推测等:Men vaxsa, munı Axmet etmiş. 以我看,这事是阿赫麦提干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结构有时也表示完成时,这尤其在阿塞拜疆语中尤为突出,阿塞拜疆语中的现在完成时的构成就是和不定过去式的构成一样。若我们换位思考,比较全面地总结的话会发现撒拉尔语中关于动词的过去式和完成时的用法和以上两种同族语很相似。
 

Americağa -----> Amerika'ğa
Slyaña ----> Slyañ'a = 西凉? 按照 那边规则,是否拼为 Sılyañ'a 更好?
感谢凯末尔先生的指点,Americağa -----> Amerika'ğa, 是我的失误,我看我当时可能直接拿英语拼写写了,很抱歉。至于Slyaña ----> Slyañ'a 的提法也有一定的道路,但我个人觉得Slyañ(撒拉尔人对西宁的叫法)还是比较可取,Slyañ一词中S之后我个人觉得没有元音(ı)的参与,若加上的话其读音就变了,Slyañ(音译:斯凉)----Sılyañ(音译:瑟凉),同时,我还认为那个隔音符“'”大可不必加,这在土耳其语中频繁出现,而在阿塞拜疆语和土库曼语中就很少出现,在撒拉尔语中没有太大的必要,不论是从书写便利或是语音拼读角度来说都没有必要。
隔音号确实可加可不加。

土耳其语在专有名词后加,主要是因为专有名词加元音后缀时不遵循尾辅音软化法则,所以加隔音号有表示尾辅音保持硬读的用处。

其实撒拉尔语规范还没建立起来。如果没有 “专硬常软” 的特殊规定,那隔音号的作用应该不大。

 

细细地阅读了一下,我觉得Arzu版主保留了语法分析的观点。千变万变,一一得一,二二得四,三三得六,撒拉尔语中时态的形式始终是围绕元音和谐这个中心来进行变化的。文字改革的目的在于保护语言不被濒临消失的基础上进行发展和大力使用,如果改革后的文字不被使用,再完美的文字也是摆设,再优美的语言也会终究消失,所以保护→发展→使用才能使撒拉尔语发挥出自身的最大魅力。

 

1.   动词的过去式:


动词的过去式一般由 V.(动词)+ci/cı 表示,这个我认为用di/dı 来表示,主要在于区分ci/cı(…者)的使用。
因此根据元音和谐规则动词的过去式一般由 V.(动词)+di / dı / du / dü四种变体来表示。


et→etdi
men etdi.
sen etdi mi?

 

var→vardı   
men vardı.
sen vardı mı?

 

otur→oturdu
men oturdu.
sen oturdu mu?

 

gör→gördü
men gördü.
sen gördü mü?

 

2.   动词的进行式:


A.  现在进行式:同理由V.(动词) + / bir / bır / bür /  bur四种变体来表示。


et→etbir
men etbir.
sen etbir mi?

 

var→varbır   
men varbır.
sen varbır mı?

 

otur→oturbur
men oturbur.
sen oturbur mu?

 

gör→görbür
men görbür.
sen görbür mü?

 

B.  过去进行式:一般由V.(动词) + be  / ba二种变体来表示。


et→etbe
var→varba
otur→oturba
gör→görbe

 

3. 动词的将来式


A.  第一人称的将来式一般由V.+ ğür/ğur,qür/qur或gür/gur构成。
B.  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的将来式一般由V.+ğe/ğa, qe/qa或ge/ga构成。
这个Arzu叙述的已经清楚不过了,不再啰嗦。

 

4. 动词的完成时:


A. 现在完成时:V.(动词) + miş / mış / muş / müş四种变体来表示。


et→etmiş
var→varmış
otur→oturmuş
gör→görmüş

 

B.现在完成时的否定式:


由V.(动词) + ma(否定) + mış / muş二种变体来表示。
由V.(动词) + me (否定)+ miş / müş二种变体来表示。


et→etmemiş.
var→varmamış.
otur→oturmamış.
gör→görmemüş.

 

C.现在完成时的疑问句


V.(动词) + mi / mı / mu / mü四种变体来表示。


et→etmiş(肯定)
et→etmemiş(否定)
et→etmiş mi?(肯定式疑问)
et→etmemiş mi?(否定式疑问)

 

var→varmış(肯定)
var→varmamış(否定)
var→varmış mı?(肯定式疑问)
var→varmamış mı?(否定式疑问)

 

otur→oturmuş(肯定)
otur→oturmamış(否定)
otur→oturmuş mu?(肯定式疑问)
otur→oturmamış mı?(否定式疑问)

 

gör→görmüş(肯定)
gör→görmemiş(否定)
gör→görmüş mü?(肯定式疑问)
gör→görmemiş mi?(否定式疑问)

 

D. 过去完成时:


V.(动词) + mişdi / mışdı / muşdu / müşdü四种变体来表示。


et→etmişdi
var→varmışdı
otur→oturmuşdu
gör→görmüşdü

 

 

以前没有听过或看过撒拉尔语,作为突厥语大家庭的一员,非常对这种语言向往和神秘,从撒拉尔语各类作品上以及其他内容来看,我认为:

1、在语法、时态、元音和谐上撒拉尔语是最完美的,堪称突厥语乌古斯语支诸多语言的楷模,仅仅有十几万人口民族的语言语法形态如此精妙,让人赞叹。如稍加完善和恢复,完全可以代表古代和现代突厥语语法形态,连最具有代表性的土耳其语语法、时态也要让步。

2、在词汇上看,整个突厥语世界中撒拉尔语在词汇上是最落后的,请不要见笑,我实事求是,从接触到的撒拉尔人看,词汇观念差的要命,汉语词汇随口而来,在语言组织整个概念上汉语词汇比重比母语词汇要大的多。因此挖掘和补充词汇任重道远。

3、撒拉尔语中的元音字母 ı 的使用概率相当大,不论是前元音、后元音好像都能和 ı 搭配,个人认为这是撒拉尔语的致命要害,这是我个人观点而已,也许撒拉尔语就这么说,但这与其他突厥语和古代突厥语有些违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