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从《土尔克菲杂依力》看撒拉尔语法现象

 

 

我在童年时代就一心继承祖先的语言文化,离家在外15年多,经常做梦会说母语。也经常尽力会自己对自己用母语来思考。那是因为没有同伴,自己对自己说。今天能用母语文字来书写,是我生平最大的痛快。我从小在母语语言文字上最受启蒙的是韩建业先生和他的著述。TB31之前我们没有形成系统文字的时候,无法系统学习语法现象。现在重新又通过他整理的《土尔克菲杂依力》,对照青联各位同胞这几年总结的语法现象。 

 

真正自小对我的Salırça系统学习帮助最大的是韩建业教授的语文论著,以及《土尔克菲杂依力》。LOĞMAN ATA 的著述中有太多我们现在流失的语法句法,流失词汇等现象:

(1)、如ARZU前段时间归纳的并列语法volup volup, 我们由于汉语词汇开音节的影响,现在说volıvola, 很多突厥语词尾的辅音大多全丢弃了,必须找回来,复原突厥语美丽的原貌。

(2)、情态式中分人称的词尾的变化ğıl等,目前也是词尾辅音丢弃的现象。

3)、被我们目前省略了词尾r,动词+bar第三人称一般现在时,(u kiş gelbar他在来),u edebar他在说)。而没有其他元音和谐问题。

第一人称、第二人称 用动词+bur,men gelbur我在来)。同样没有其他元音和谐问题。所以语法不管人称还是时态变位一定应该写完整。更不应该不分析古语现代语演变轨迹自己杜撰语法现象。

4)、第三人称将来时动词根据词尾辅元音不同 +ar\ğar所以口语或书面语不写全词尾辅音,都是错误的。代价就是将来我们的母语将面临被边缘化。而第一人称、第二人称将来时动词根据词尾符元音 +ur\ğur。我断定,其它的根据现代兄弟民族突厥语而不参照古语和古萨鲁尔语的语法自创是错误的。如同教法创制izhtihad一样,不根据经典和自己先人律历,而横向采取其它文明的的任意自创,以后还要付出代价。

5)带人称或无人称的将来时态:动词+ar\er\ur\ür.  (iline varar朝前会走)(bohorda geler一会儿会来)( iş volur\bolur 事情会成)(gözüñ görür(你)眼睛会见到)

 

 

2、词汇

1)流失的连词如其他突厥语一摸一样的ya(现在合并用ene原转折连词), ve(现在用ma)等。

2)还有诸多流失的词汇,甚至以前我们从未见过以为不是Salırça的词汇, ömür等。

(3)uruxdaş宗亲、族胞, 词缀daş一类的突厥词汇很多。qaradaş 兄弟般亲, arkadaş 朋友之情, soydaş 种族同胞之亲.

 

3、语音变音现象

1)在词中词尾出现的kh音除我知道的街子口音保持如khıquş钳子khuş飞禽、, khus呕吐,其它地方少见到。如《菲杂依力》经典中adakh,ayax同时保存着。但现在普遍遇到什么词词尾都写x音,根据祖先的著述,和现在某些地方保留的音,以及其它突厥语发音来看,是完全错误的。

2)其它变音规律:

y-şv-b

3)少音现象: p,f,v,r等词中出现的辅音被简化省略, yaprak-yarak,toprak-torak

4)增音现象

词中出现擦音ş ikki – işki

Bir – bır(ı音有时不是像其他词汇中的独立音位,有时是条件变音。也有a-ı的变音)

 

 

 

以上都是我已经阅读过的韩建业教授总结《菲经》上见到的,近段时间晚上抽空看的,现在手边没有书,脑子里只能大概记住这么多。回头需要再增加释例。

 

 




http://www.e56.com.cn/minzu/gradus/Lemma_Detail1.asp?Auto_ID=1395
土尔克·菲杂依力亦称《土尔克穆合塔孜尔》。撒拉族珍贵文献之一。是注释和补充伊斯兰教教义教规的,还包括历史、文学、伦理道德等方面的内容。 因其内容较广,且属杂记文体和杂文性质的文献,故又称《土尔克杂学》。撒拉族经师、学者使用土尔克文,即以阿拉伯、波斯文字母为基础拼写撒拉语的拼音文字。多为手抄本。较广泛流传的一部,是在(哈万德)老三大爷主持下,由循化乃曼人鲁格曼·扎依夫毛拉(大阿訇)于光绪八年(1882)修成,为一部宗教伦理道德方面的专著,其中也包括撒拉族“族史” 、 “朝觐途纪”、“历代帝王年表”等内容。对研究撒拉族宗教有一定参考价值,为研究中世纪的撒拉族语言和文化也提供了重要资料,再现了一百多年前撒拉族使用文字的情况。

http://www.e56.com.cn/minzu/gradus/Lemma_Detail1.asp?Auto_ID=1396
土尔克文撒拉语称“土尔克奥乎希”。指中世纪时,撒拉族用阿拉伯、波斯文字母拼写撒拉语记事的一种拼音文字。汉文史籍中写做“突厥”。古代族名、国名。土尔克文属拼音文字类型。撒拉人拼写撒拉语时,最初借用了阿拉伯文的全部字母及其使用方法,并借用了部分变音符号。后又从波斯文中借用了〔ph〕、〔th〕、〔?〕三个字母,还出现了〔n〕和〔g〕组合而成的ng〔〕字母。这样,阿拉 伯文的28个辅音和上述波斯文的4个字母被土尔克文借用而形成了由32个字母组成的土尔克— 撒拉文,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逐渐适应了撒拉语的语音规律。据现有材料证实,19世纪, “土尔克文”在撒拉族群众中不仅用于宗教方面注释经文、翻译经典、进行并发展经堂教育,而且成为社会通信、书写契约、纪事立传、著书立说的应用文字。至今,在撒拉族民间还保留着一些用这种文字书写的有关历史、宗教、文学等方面的文献。撒拉族是在东迁后,在我国形成的一个民族,由于在长期离群索居的独立发展中,受周围汉藏文化的影响和渗透,加之这套文字又缺乏固定的元音字母而多通过辅助符号(变音符号)表示,有些辅音字母又多靠点、撇的位置和数目来区别,所以,学习起来比较困难,未能在群众中广泛普及、流传。保留下来的这种文字文献不多,现在使用这种文字的人数也不多。


http://203.209.253.250/snap/webc ... 9%E6%AF%94%E5%B0%94
撒拉尔民族名词集
撒拉族
A
阿的高希         (8)
阿格乃        (10)
阿姑尕拉吉        (10)
阿里特欧里·米希特         (16)
阿让思达         (18)
安葬仪式        (34)
奥特保依纳亥        (36)
奥图斯达格        (36)
B D
笆篱楼        (41)
拔腰        (41)
板板尔·奥依纳希         (45)
俾西麦干        (52)
戴求吉符        (77)
冬巴合        (86)
都哇依        (87)
对委奥依纳        (88)
F G
费提尔转拉         (100)
妇女帽         (103)
尕拉坎肩儿         (104)
尕勒莽         (104)
姑姑尔鞋         (110)
古尔班艾依特         (111)
果麦西         (116)
H J K
哈依勒希         (127)
韩宝         (129)
韩炳         (129)
韩大用         (129)
韩二个         (129)
韩光祖         (129)
韩哈济         (129)
韩沙班         (129)
韩昱         (130)
贺麻路乎         (135)
居室布局         (168)
孔木散         (182)
口细         (182)
L M N
六门八户         (200)
六牙子帽         (200)
隆务镇         (200)
洛提         (203)
骆驼泉及骆驼石         (203)
骆驼石         (204)
麦海热         (225)
麦克塔布斯         (226)
麦仁饭         (226)
纳马之族         (247)
尼卡海噢哈         (252)
Q
恰里希         (268)
乾隆年间起义         (269)
乔瓦吉         (270)
清同治年间撒拉族起义         (273)
请媒人         (274)
S
撒谷辞家         (283)
撒赫稀牙格拉         (283)
撒拉八工外五工         (283)
撒拉尔玉尔         (284)
撒拉花儿         (284)
撒拉皮袍         (284)
撒拉语         (284)
撒拉族         (285)
撒拉族教育         (285)
撒拉族土司制         (286)
撒拉族饮食礼制         (286)
撒力         (286)
三掌教制         (293)
十撒九韩         (305)
十三工         (306)
四房五族         (312)
T W
唐古特         (334)
透合奥依钠         (342)
土尔克·菲杂依力        (343)
土尔克文         (343)
吐鲁乎         (350)
吾热合·苏孜        (389)
吾宗坎肩尔         (389)
X
辖特·艾提        (396)
仙尕热合         (399)
绣花围肚         (409)
循化撒拉族自治县         (410)
循化厅         (411)
循化营         (411)
循化志         (411)
Y Z
牙斯牙格拉         (412)
垭         (412)
耶尔太然干冬巴合         (417)
衣物归舅         (422)
依斯拉希         (423)
尤吉         (430)
玉目特艾麦合         (431)
奏高         (456)


http://www.cnsalar.com/News_View.asp?NewsID=201
       所谓“土尔克文”,也就是用阿拉伯、波斯文字母为基础拼写撒拉语的一种拼音文字。根据现有材料,19世纪时,“土尔克文”在撒拉族群众中不仅用于宗教方面注释经文、翻译经典、进行并发展经堂教育,而且已成为社会通信、书写契约、纪事立传、著书立说的应用文字而被一部分人所掌握。至今,在撒拉族群众中还保留着一些用这种文字书写的有关历史、文学、宗教等方面的文献。青海民族学院民族研究所收藏的《土尔克菲杂依力》(择要注释杂学)及笔者转录的《朝觐途纪》、《历代帝王年表》就是用这种文字拼写撒拉语写成的,其中《菲杂依力》是一部宗教伦理道德方面的专著,在(哈万德)老三大爷主持下,由(卡提布)鲁格曼毛拉写于光绪八年(惜该书年代已久,前面几页残缺不全)。这部手抄本不仅对研究撒拉族的宗教有一定参考价值,而且为我们研究19世纪撒拉族的语言和文化提供了重要材料,同时,也再现了一百多年前撒拉族人民使用文字的情况。这对于我们研究撒拉族人民如何使用阿拉伯文书写撒拉语以及如何帮助解决撒拉族文字问题,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土耳克杂学》又称《杂学本本》或《土耳克菲杂 
依力》,是用土耳克文写成的。所谓土耳克文,是撒 
拉族以阿拉伯、波斯文字母为基础拼写撒拉语的一 
种拼音文字。土耳克文在撒拉族群众中不仅用于宗 
教方面注释经文、翻译经典,进行经堂教育,而且用 
于社会通信、书写契约、记事立传、著书立说等。至 
今在撒拉族群众中还保留着一些用这种文字书写的 
有关历史、文学、宗教等方面的文献。比如《土耳克 
杂学》、《朝觐途记》、《历代帝王年表》等就是用这种 
文字写成的。其中《土耳克菲杂依力》是一部有关 
宗教伦理道德方面的书,在名为老三大爷的主持下, 
由卡提布鲁格曼毛拉写于光绪八年。这部手抄本不仅对研究撒拉族的宗教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而且为 
研究 19世纪的撒拉族语言和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参 
考资料,同时又保留和传承了100多年前的土耳克 
文字。撒拉族是我国22个人口不足10万人的少数民 
族之一,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物 
质文化、口头传承和非物质文化。她的文化既不同 
于同样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文化,也不同于属于亲 
属语言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文化,更不同于汉藏民族文化。她在近800年的历史发展中,在与周边汉 
族、藏族和回族的不断接触与交融中,始终能够保持 
其独立的文化传统的关键因素在于其对兄弟民族文 
化采取了既吸收又排斥、既融合又拒绝的态度。在 
对待外来文化的态度上,凡属于形式上的,比如生产 
方式、物质文化等方面的,他们则进行有选择的吸 
收,相反,凡属于精神方面的文化,比如宗教、价值观 
等则坚决进行排斥。这样,撒拉族从元初的几十人 
发展到现在的近 10万人,尤其是在乾隆四十六年 
(1781)苏四十三起义失败以后,当清政府进行血腥 
屠杀的所谓“善后”处理后,民族在面临几乎被斩尽 
杀绝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保持起独特的传统文化而 
没有被同化,实在是难能可贵的。今天,国家实施西 
部大开发的政策,同时为了保持民族文化的多样化, 
对各民族的物质文化、口头与非物质文化进行摸底 
调查进而进行抢救与保护,这是深受各民族人民欢 
迎的英明决策。
http://westspace.llas.ac.cn/bits ... %BF%9D%E6%8A%A4.pdf
希望早日见到撒拉尔伟人的历史巨著拉丁文版本的尽快出版,希望研究会的同志的县上的领导能对这个事情给予特别的重视。

希望早日见到撒拉尔伟人的历史巨著拉丁文版本的尽快出版,希望研究会的同志的县上的领导能对这个事情给予特别的重视。 ULUBEG 发表于 2009-12-31 10:09

 

 

 

BATUR  BURĞUTNI  GÖZLER

BOXLUS  BOXÇETENNİ  İŞTER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