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撒拉语名词格的范畴

  撒拉语名词格的范畴有十一种,概述如下:
1、主格,也就是名词基本型、名词的复数形式、名词人称变化以后的形式这三种情况,例如kitap、kitaplar、kitaplarım等,都是名词的主格形式,表示句子的主体或者所谈论的主题,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主语。  

2、所有格,在内层变化的基础上再加上所有格niği(...的)词尾 .例如:
  alamaniği sabı(苹果的小把).kitapniği xaxatı(书的用纸). ruxuniği yaliñkutı(楼房的影子)等。 

3、与格(也称向格),在内层变化基础上加词尾ı或者ğı,表示“向、朝、对、为”等意思,比如: 
  Men etis silaññı varğur。(明天我要到西宁去)
  Ebuğı armut bir verduğu 。(给艾布一个梨)
  ular heliğı volı vurışmiş。 (他们为钱打架了)

4、宾格,在内层变化基础上加词尾ni或者nı,表示该名词所指事物是动作的直接对象,比如: 
  kitaplarımnı muñı aldıgel! (把我的书拿过来!) 
  Inimni başladi(带领了我弟弟)。

5、位格,在内层变化基础上加词尾da或de,表示该名词所指事物是其他事物所在的场所、位置,比如: 
   kitapda (在书上) öyde (在家里) men  yolda var. ( 我在路上).

6、从格,在内层变化基础上加词尾dın或din,表示该名词所指事物是其他事物的出处(或者表示其他事物由该事物中出来),比如: 
   asman(天空)——asmandın(来自天空) men  linşiadın geldi (我从临夏来).
   Asmandın engelğen sunı yağmur çikrar——(天上掉下来的水就叫雨)。

7、止格(也称限制格),在内层变化基础上加词尾çuk或çük,1,表示前面名词所指事物是其他事物的终止点.2,或者是指某个范围内特定的事物.比如: 
 1, beicinnacuk geldu?(就到北京来了?) beicinna(朝北京,带向格词缀a) beicinnacuk(只去北京) 
    şunhuadın silañacuk etse neçe kilomiter varri? (从循化到西宁又多少公里?)
 2, Men izimcük dır.(就我一人) Bu boscuk(这个老汉). Sençoseñçuk ökme   geldu?(就你们几个人来上学了?)

8、范围格,在内层变化基础上加词尾diği或dağı,表示前面名词所指事物是其他事物所在的场所或者范围,这个格的名词只能作定语,也就是说这个格的名词只能和名词发生联系,比如: 
  öydiği——屋里的 ağıldağı---村子里的 mişitdığı--寺里的


9、形似格,在内层变化基础上加词尾kas,表示其他事物和kas前面名词所指事物在特征、性质等方面具有相似性,相当于汉语的“像...、如 ...    同...、和...一样”之类的意思,比如: 
 

   Men kitapıñkas  kitap bir aldi  .(我买了一本和你的书一样的书)。 Sinkas öyüt yoken kiş yokar! (没有像你这样没羞耻的人)!


10、量似格,在内层变化基础上加词尾cilı,表示其他事物和cilı前面名词所指事物在特性等有程度上的相似性.比如: 
   Qadınkişcilı nañ yatañ  yağlıburri! (怎么女人似的随便哭啊!) Sen bu işnı bilğencili irar(你似乎知道这件事)

11,工具格,在内层变化基础上加词尾la,表示行为动作凭借的工具、方式,或者完成行为动作的共事者。例如:
  Bengırla yerğa pişdiğaca voler.(用棍子在地下写就可以了).Men alila aşxana bir aşdi (我和阿里开了个饭馆).


  对人称代词而言,这些名词格的范畴还是一样适用的,就不累述了.
   


大中学校的青年,如果和青联联系上,不妨在自己的学校里,组织“语言学,语法学基础俱乐部”。 语言学里这些有关“格,属,时态”等的知识,对将来撒拉尔全民性地对本民族语言现代化作贡献,是必须的基础知识。现在,很多这些语法知识,主要通过大中课本中的英语课,和汉语语文课取得。 如果大中学生组成俱乐部,把大中课本中的英,汉 语法,语言学概念作为 将来撒拉尔语文复兴的 一大课题来展开兴趣学习(当然,将来撒拉尔语文复兴,也需要 1)文学 2)数学 3)历史 等其他课题),那效率将会很高。

逐渐,类似本贴话题的内容,不仅会在个别撒拉尔受高等教育的知识青年中找到共鸣,也会在 广大大中学生中找到共鸣,促使他们像西安学生一样,在课余组织母语兴趣学习。
返回列表